辽宁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终圆一个梦——写在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路面主体工程竣工之际

 

终圆一个梦——写在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路面主体工程竣工之际

    公元2014年9月30日,对辽宁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辉而言,是个铭记终生的日子。
    这天,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路面主体工程竣工了。作为主要承建者之一,张辉为1000多个日日夜夜披雪风餐汗流成河争分夺秒如期完工而欣慰。更重要的是,他和他的团队终于圆了一个梦!
    鸭绿江,举世闻名的中朝界河。然而,在其婉蜒曲折800余公里现存包括两座断桥在内的6座大桥中,竟无一座是国人所建。
    百余年来,还沿用日本军国主义为侵略和掠夺而修建的桥梁,无疑是种耻辱。
    什么时候能有一座中国人建的桥?酷爱历史,生长于鸭绿江边的张辉有个梦。于是,他成为大连理工大学首届道桥专业毕业生并放弃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留校任教机会、到“中”字号企业发展的机遇;于是,时任丹东市交通局副局长的他又迎难而上成为辽宁丹东公路工程局的掌门人。

    创建于1949年曾经辉煌的公路工程局,在市场大潮冲击下渐入低谷,无活可干人心浮动。2005年,作为决策者的张辉集多年的实践与思考,引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组建辽宁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摆脱了计划经济体制桎梏,若浴火重生继而如虎添翼。他从人才入手,“双管齐下”将高速公路技术应用于街巷改造以巩固本地市场,眼睛向外瞄准投标市场。当年8月,公司一次投标连中双元额度达2.3亿元,开创了丹东公路建设的新纪元。接着,又一路高歌,按照“立足辽宁、面向全国、走向世界”战略,足迹踏遍大江南北,并以“精密施工、精细管理、精品天下”宗旨打造“丹东公路”品牌。近年来,在其完成的百余个累计30多亿元额度的工程项目中,优良率达100%,实现了“建一项工程,立一座丰碑;造福一方百姓,赢得一片民心”夙愿。于是,“铁军”、“王牌军”称谓不胫而走。与之相适应,公司以其骄人业绩先后获得国家公路建设总承包、公路路面工程专业承包、公路路基专业承包、桥梁工程专业承包“四个一级”资质。同时,还成为辽宁省惟一一家获得对外承包工程资格的企业。

    从危机四伏到以公路工程施工为主的集系列化服务为一体,跨地区跨行业多元组合的新型企业,张辉和他的团队卧薪尝胆蓄势待发……
    2010年2月25日,中朝两国政府签署协定,确定新建一座鸭绿江公路大桥,并于12月31日奠基。
    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位于丹东新城区国门湾,全长12.3 公里,其中桥梁3030.4米,为双塔双索面斜拉桥。工程共有大桥主体、路基和全线路面摊铺三个标段,概算投资22.2亿元。

    作为备受瞩目的我国长江以北单孔跨径最大桥梁、跨度最大的界河桥梁和有国际影响的项目,吸引了纷至沓来的竞标者。结果,在国内700余家具有一级建筑资质企业参与的白热化竞争中,养精蓄锐许久的“辽宁交建”脱颖而出一举夺得两个标段。
    从追梦之旅踏上圆梦之途,张辉百感交集。“建大桥,立丰碑,誓夺国家建设质量最高奖!”他对自己和团队提出了新的目标。
    第一次跨境作业,针对相对繁琐的协调沟通等各种各样问题,张辉首创“统一设计、统一施工”封闭区管理模式,为今后类似项目施工积累了宝贵经验。而就整体工程来说,该桥属于北方寒冷地区最大跨径双塔斜拉桥,国内尚无此类施工经验。怎样保证巨量混凝土冬季浇筑不裂缝,能够抵御江海两混水尤其是海水的侵蚀,成为重大技术攻关项目。同时,大年初四进行路基施工,在东北地区没有先例,保证路基不下沉、在技术参数范围内均匀沉降也是一大技术难题。此外,路面摊铺尤其桥面摊铺,如何使沥青混合料与钢面粘得牢亦是回避不了的难题……他们科学施工敢为人先,勇于实践攻坚克难,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9月17日,大桥路面摊铺结束。按张辉的话说,在“九一八”前一天完成,意味着鸭绿江上从此有了第一座由中国人建设的大桥。
    由于诸种原因,施工延误了近一年时间,而大桥贯通截止日期为9月30日,不仅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1个亿的产值,而且施工现场在一个7公里长的狭窄范围内,既有高速路路基、防护、绿化建设,又有集龙线改路、路面摊铺、高挡土墙建设,施工需要立体化同时展开,复杂的作业环境无疑是个巨大挑战。然而,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他们竟每天完成300万的施工任务,创造了东北地区前所未有的奇迹。
     “铁军”无敌。 “如果你看谁白白净净的,肯定不是‘辽宁交建’的人,包括所有管理人员都是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黑脸。”张辉说。

     每天凌晨三点,大桥上、路基旁、物流园区一派热火朝天。摊铺间隙,时常有员工躺在沥青路面上睡着了。拌合站站长郭小强一个月瘦了5公斤。拌合站的干燥鼓内温度高达60多度,施工人员需要穿戴厚厚的防护服轮流进入维护,开始时是水人,后来汗都出不来了。材料科长陈瑾怀孕四个月,妊娠反应强烈,除收发材料单外,还时常到现场掌握材料的使用情况。“累了就抬头看看大桥,想象建成的样子,一下子就有了力量。”陈瑾说,“难受的时候就躺下歇一会。家人担心,我说大桥是我的另外一个孩子。”今年43岁的曹岫贤是全系统惟一一名女工长,婆婆过生日,本来和丈夫说好了请假回家,可工期不等人,她实在张不开嘴。

     “嫁人别嫁筑路汉,一辈子夫妻两年半。”这句顺口溜形象地描绘了“辽宁交建”人的生活工作状况,他们转战天南地北,常年没有节假日。一次,项目经理王爱民87岁高龄的父亲突然晕倒被送进抢救室,母亲着急上火也住进了医院,他想尽尽孝心,但疲惫至极竟趴在床边睡着了,直到被护士推醒。看到床单上的血迹,他惊惧、懊恼:“太后怕了,床单差不多被父亲从滑落的输液管倒流的血染了三分之一,这是我一辈子的愧疚。”

对此,张辉深有感触,他动情地说,作为一名筑路人,我们内心藏着很多遗憾,父母卧榻不能尽孝于床头,妻子受委屈不能第一时间倾诉,孩子学习无瑕顾及,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可能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合格的丈夫、称职的父亲。然而为了心中的目标,为了筑路理想,我们仍然无怨无悔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更可敬的是我们一线员工的家属,他们没有抱怨,没有退缩,用自己羸弱的肩膀承担起家庭重担,家属就是丰碑牢固的基石。

    耸立的丰碑,由建设者的心血汗水浇铸。他们严格质量管理,将提高职工素质作为重中之重,锻造出一支实至名归的“王牌军”;不惜血本装备“铁军”,仅大桥一个项目,斥资2000余万元购买了多台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德国原装路面摊铺机和挖掘机。与此同时,悄然形成的是另一座无形的精神丰碑。五公司经理姜少禹说,过去是干活挣钱养家糊口,现在是认真工作创品牌个个争先;在技术方面,过去是按图索骥怎么来怎么走,现在是工艺改革、技术创新人人奋勇。
    正是这支善打硬仗、胜仗的队伍,在大桥建设中实现了高质量、零污染、零事故的目标,向中朝两国人民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蓝天白云碧水荡漾,一桥飞架南北似银龙飞腾,矫健不失浑厚巍峨透出典雅,倩影倒映婀娜成双美轮美奂。
    对丹东而言,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意义重大。作为一座现代化大桥,它是具有时尚色彩的新的地标;作为欧亚陆路通道组成部分和东北亚地区重要的界河大桥,它可促进两国经贸交流,推动东北地区经济发展进而促进东北亚经济中心的形成,加速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沿海经济带建设和对外开放步伐;作为“咽喉”要道,它与四条高速公路、即将开通的沈丹客运专线、丹大快速铁路和新机场,形成在全国边境城市中绝无仅有的交通规模,必将带来可观的人流、物流、信息流……

    “我把大桥看作另外一个爱人。经过大桥上的人可能不在意谁建了她,可若干年后我会自豪地对孙辈说,爷爷是大桥的建设者!”
    张辉和他团队的自豪,当仁不让